新闻分类
诺兰最新咨询
联系我们
襄阳市诺兰心理咨询中心


咨询热线:0710-3362418

办公电话:0710-3279159


中心地址:襄阳市人民广场拉美步行街6号楼1206室

死亡,最迷人的诱惑

当前位置 :首页 >信息动态 >亲人离世

死亡,最迷人的诱惑

信息来源:www.xfxlzx.com  |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5日
死亡,最迷人的诱惑

谈到死亡这样的话题,永远充斥的都是沉重,但死亡又像是一个诱人的苹果,正因为它无法被体验,所以神秘。网络搜索“濒死体验”,有一百九十万的搜索词条出来。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想要知道“濒死体验”的感觉,也正是因为,死亡是如此的不可控,仿佛知晓了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的感受,就好像自己已然经历过“死亡”一样,正因为人只会死一次,而这种象征层面的“死亡”又是想象层面获得“永生”的一种方式。
 
记得一次和思思的聊天,她问到为什么人会拖延?当时想到的其中一个解释便是,拖延相对应的是deadline。拖延也正是拖延癌患者对死亡的绝对掌控,因为我能够在deadline到来前完成任务让最终的deadline不会到来,就好像死神任我玩弄一般。如此看来,死亡的定义也就不一定是实质上的作为人的生物属性生命的结束。一个人生命的终结是活着的终极意义。同时,关系的结束,成长,毕业,工作,辞职,出嫁,娶妻,生子,送别父母。这些我们所熟知的所有的喜怒哀乐似乎都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然而,如果将这些全都与死亡联系,难免让人觉得压抑。不得不说的是,正因为有着死亡这个最终的目的地,生活当中的很多事情也就有了解释。其中,最为老生常谈的就是亲子关系。
 
孩子篇:    
一个婴儿通过黑暗的产道来到人间,完成了和妈妈的第一次分离,离开了自己寄居了十个月的温暖而安全的子宫,对于这个婴儿来讲,TA所感觉到的就是,巨大的被迫害的幻想。小宝宝的感官里满满的都是,“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天哪,这是多么可怕,我那个温暖的小房子怎么被拆迁了”。在出生的那一刻,对于这个家庭来讲,是一个充满着希望的生命的到来,但对于婴儿来讲,则处在一个应激的状态,满世界都是“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幻想。也许这就是最原初的我们第一次感受到的死亡恐惧。
 
所以,寻找那个有着熟悉的跳动节奏的心脏,寻找那个熟悉的味道,寻觅那个软软的乳头变成了宝宝们的本能。这个让我想到的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安土重迁,我们自始至终寻觅的都是那一份熟悉感。因为那是人间的味道,它可以阻挡的是我们从出生开始都在体验的死亡恐惧。我们在这个死亡恐惧里,无时无刻不在体验的是失控。所以当一个婴儿需要喝奶的时候,TA希望能够马上就有奶来,就像在子宫里一样,有着妈妈的脐带,源源不断的为自己提供者生命所需的营养,当一个婴儿需要拥抱的时候,TA希望的是就有那么一双大手能够紧紧的将自己抱住,就像在子宫里有着那一层胎膜,紧紧的将自己包裹住给自己带来安全感。这是一种全能的控制的状态,来对抗的是这个小宝宝不受控制出现的被迫害妄想。如果这时的妈妈没有去尽可能的满足宝宝的这样的需求,小宝宝的被迫害妄想被验证成真,如果一个妈妈持续性的没有镜映宝宝的需要,宝宝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也就衍生出了安全感缺乏。如果从攻击性来讲,当一个人向外有攻击性的时候,TA将攻击性投射到外部,之后感觉到没有安全感,那么婴儿期的这种不被满足实际上是TA攻击性的起源。我们不喜欢一个人有很强的攻击性,但又有谁知道,于这个长大的婴儿来讲,这样的攻击性实则是在自保。
 
当一个婴儿长大成人,进入所谓的青春期的时候,对这个人来讲,体验到的是第二次的死亡恐惧。这时的青少年的感受是,自己的身体怎么了,为什么跟以前不一样了,男孩儿阴茎长大,喉结生出。女孩儿乳房开始发育,第一次的姨妈到来。对于成长中的男孩女孩来讲这就像是一个警报,警报自己已经要开始慢慢成年,要跟那个富有很多特权的童年告别,这个告别无疑宣告的是童年的死亡,未来童年只会存在在记忆里,出生时候的死亡恐惧再次被激活。女孩们在第一次来月经时,有的女孩儿的反应是:“天哪,妈妈,为什么我流血了,我快死了。”令很多父母头疼的是,孩子们青春期的所谓的叛逆。父母还没有说什么,孩子就对父母叫嚷。父母一句普通的关心,换来孩子重重的甩门而去。当父母真的放手时,孩子又会抱怨父母不够关心自己。实际上,此时的青少年,更多的在这样的原初恐惧中希望能够获得控制感。极端的情况是,当未来某一天,我们的父母突然离我们而去时,我们常说的话是“很后悔,早知道父母会有一天不在,当时就不对TA怎样怎样。”意识层面,我们都清楚人终将有一死,但这只是对别人,在自己身上,我们总是会产生一个错觉,那就是,死亡是别人的事情,跟自己,跟自己的家人无关。所以当一个孩子在叛逆父母的时候,仿佛在对父母说:“我知道你是不会死去的,所以我可以在你面前肆无忌惮,因为后悔这两个字,不会出现在我和爸妈之间,他们是永生的。”这是一种让人不那么舒服的孩子给到父母的祝福。因为父母是不死的,所以“我是父母的孩子,我也是不死的。”
 
 
 
父母篇:    
一个妈妈十月怀胎生下自己的宝宝,是伟大的。老人们常说,女人生孩子就是到鬼门关晃荡一圈,再回来。但是我想对于这个妈妈的体验来讲,绝非走一遭鬼门关就完事儿了。在一个妈妈怀孕的过程中,体验到的是和另一个生命体高度融合的状态,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样一种人本能的追求的高度融合在孕期得到了满足。这样一些满足给到妈妈们面对孕期各种由妊娠反应带来的不适以支撑下去的动力。但是,临到分娩,意味着,这样一种高度融合的状态的消失。很多妈妈们期待着“卸货”那一天的到来,但是真的到来的时候,自己和另一个生命体共生的结束,往往让妈妈们体验到自己全能的对另一个人生命的控制的消失。脐带剪断的那一刻,孩子哇哇大哭,母亲流下激动的泪水。但我想这样的泪水里,有多少是在为自己而流,为自己和这样的小人的第一次分离而流。
 
随着这个小宝宝的长大,断奶被提上议事日程。科学育儿提醒着妈妈们要自然离乳,这给到妈妈们一个支持,那就是我不需要像过去一样强行的离开宝宝,强制的给到宝宝断奶。断奶除了是从生物属性上宝宝的成长,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妈妈已不再是宝宝唯一的营养的来源。宝宝和妈妈的关系也再次发生变化。宝宝意味着要离开妈妈独自成长。自己孩子的成长,提醒着断奶期的妈妈一个不争的事实,孩子逐渐长大,自己也将逐渐老去直至死亡。当一个母亲处在所断奶期时,自己的死亡焦虑再次被激活。出现的状况有可能是,宝宝并不是那么需要自己的乳房,但是母亲会本能的忽略这种不需要和放手,母亲有可能会识别出,宝宝在哭的时候就是在要自己的奶。这个时候,喂奶将宝宝的年龄冻结在哺乳期,而自己也因此不用去面对因为小宝宝一天天的成长带来的自己老去的事实。所以,与其说小宝宝要自然离乳,不如说是妈妈自然离乳。这个是时候,哺乳不仅仅是哺乳而是生命的象征。
 
时光荏苒,小宝宝一天天长大成为少年少女,为娘的也即将步入人生的更年期。同样处在人生的转角。孩子朝气蓬勃,充满着生气。而自己步入中年,面对的是中年危机。讽刺的是,孩子的朝气蓬勃仿佛反证了自己年华易逝,越来越多的事情不在自己的控制当中。孩子正在已惊人的速度发生着变化。学习期的孩子,跟时代紧紧接轨,他们搞的“高科技”自己越来越不明白。青春期的萌动,让孩子们初尝恋爱的味道。为娘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要对孩子的一切尽在掌握,却害怕掌控带来孩子更严重的问题。在拿捏中潜意识出卖了自己,对孩子碎碎念,眼睛在孩子身上没下来,换来的结果是,这个孩子对妈妈的极度叛逆。妈妈越发强化了自己的信念,此时的孩子处在人生的关键期,他们还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为娘的怎么能够不操心。但这样一种状况的结果是,孩子并没有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反而越来越不长大,越来越不成熟。听上去,这样让自己身心俱疲。但是当这个青少年永远是孩子的时候,自己不也就不会老去吗?成长意味着背叛,而背叛意味着分离,妈妈用自己的爱在告诉孩子你不会长大,妈妈也不会老去。妈妈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赠送给孩子一颗长生丹,永远做那个“彼得潘”而妈妈也不会因为行走在时间的长廊,一天天老去。虽然这种方式让孩子有时候感觉不舒服,但这是来自妈妈的独特的祝福。
 
后记:    
不论是孩子还是妈妈,都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面对着属于自己的死亡恐惧,也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处理着至亲有可能总有一天到来的大限。但不论怎样,不知死,哪知生。写文的目的不是为了仅仅分析,我们去看到这些解释的同时也是看见自己的过程。父母看到孩子给到自己的礼物,也看到自己给到孩子的礼物。这样的礼物同样是爱的表达。爱无所谓对错,只是方式的区别,或许当我们看到这样一些方式的时候,另一些让彼此更舒服的方式也就衍生出来,这也是另一层面的生代替死。
 
写着写着,天空冒出了鱼肚白。离发文还有7个小时。我在我的deadline到来之前再次跟“死神”交锋了一把,玩弄死亡的感觉不得不说——真爽。
张聪
2016年8月5日